风云突变的NB-IoT、LoRa产业组织格局

发布时间:2018-01-29 分类:物联网新闻

2017年前,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主要是由企业自发的市场化行为来推进的,在整个产业的行业结构、企业行为以及经营绩效形成方面,还是市场化主导形成的,所以这一时期中并未形成重大的外部冲击,产业界之外的因素对行业结构的影响甚微。在这样背景下,基于对产业的观察,选取产业集中度作为评价指标,形成该产业的市场结构对比图。
物联网方案

  不过,进入2017年后,政策因素开始在物联网领域发酵,尤其是对低功耗广域网络形成直接的效应,在市场化自发力量之外,这一“看得见的手”正在重塑低功耗广域网络的产业格局。

  过去的一年里,关注物联网产业政策的同行们对一些政策印象深刻。2017年初工信部发布了《信息通信行业发展规划物联网分册》(物联网十三五规划)就提出了“加快发展NB-IoT”;6月份工信部发布《关于全面推进移动物联网(NB-IoT)建设发展的通知》,并发布27号公告,明确NB-IoT频谱使用规范;2017年底,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出台的微功率短距离频谱管理文件征求意见稿,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内LoRa产业链企业形成冲击。

  回顾过去一年,政策力量确实成为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格局形成中最大的“外部冲击”,在这些因素的冲击下,产业结构虽然在总体上还是与2016年保持类似状态,但每一环节中的力量对比发生着变化,当力量对比变化到一定临界点,产业结构将被重塑。

  毋庸置疑,在全球各国的产业发展实践中,产业政策一直作为一个重大的外部冲击,重塑各国具体产业的格局。在中国物联网发展的浪潮中,这只“看得见的手”正在和市场力量竞合中引导着产业组织格局。

  产业组织虽未被重塑,但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

  上文提到,过去一年中的产业政策已经成为NB-IoT、LoRa等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组织的最大外部冲击。在笔者看来,这一冲击目前暂时还没有使低功耗广域网络的产业结构发生实质性变化,但产业结构中各种力量此消彼长不断被催化。

  以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链中芯片环节为例,笔者此前对该领域的描述为:

  当前华为海思、高通、MTK、中兴微电子、展锐等厂商已有NB-IoT芯片的研发计划和实施步骤,原有LTE芯片能力的厂商均可参与,没法形成前2-3家垄断大部分市场,不过由于这一领域的厂商数量并不多,因此也不会形成大量市场参与者,市场集中度会保持在50%以下;而在LoRa阵营中,目前芯片供应集中在Semtech一家厂商,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从而形成大于80%的市场集中度。

  那么,目前该领域的产业结构如何?进入2018年,从整体格局来看,NB-IoT芯片的主要玩家还是那几家,和2016年保持类似态势,不过其中的力量对比发生一些变化。彼时这些芯片厂商所提的只是产品规划,真正商用产品还未推出,对竞争格局并不会形成太大影响。此前,工信部领导曾公开表示,NB-IoT发展未达到预期,需要“尽快形成多厂家、多企业的规模供货能力”。不过,目前这些玩家基本都推出了商用芯片并形成供货,而且如移芯通信、创新维度等创新创业企业也进入NB-IoT芯片设计,这一领域的竞争格局塑造已经开启。

  当然,不仅仅是有商用产品,各厂商的NB-IoT芯片并不是同质化竞争,已经形成各自特色。比如展锐和MTK产品具有较高的性价比,对于NB-IoT成本的降低形成直接推动作用;高通是全球首款兼容多模的产品,应用领域更广;中兴微电子产品在功耗、安全性方面具有特色;华为海思具有先发优势,而且可以结合华为的设备、核心网、通信协议方面的优势形成最强大的端到端能力;创新维度、移芯等创业企业则以一些更加创新的架构和技术力求在巨头之外占据一席之地。当各类芯片开始规模化出货时,处于产业链中下游厂商拥有了更多的选择,也可以形成多个产品线应对客户需求和市场竞争,比如不少模组厂商已采用多家芯片平台推出多样化产品,有主打性价比的,有主打安全的,有主打多场景的。由于最下游的行业应用规模还不大,这些中下游厂商的产业结构格局暂时也没有发生很大变化,不过其竞争力量也在不断积累。

  而对于LoRa阵营,从某种意义来说,当前政策因素的冲击已超越市场因素。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由于无线电管理局对于频谱管理政策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形成很大不确定性,造成一定的恐慌性。就芯片环节来看,2017年LoRa芯片在国内出货量超过1000万片,但由于政策的因素,2018年的出货量可能受到一定影响。更进一步,由于政策因素影响,Semtech独家供应芯片的格局面临一定压力,未来或许加快其IP授权政策的进度,也不排除国内企业开发基于扩频技术的芯片,给该领域的产业结构的变化埋下伏笔。

  同样的,由于芯片领域的一些力量对比的变化,最下游行业应用客户会充分考虑该技术的政策风险,对其采用的决策也产生直接影响,继而影响LoRa产业链中下游各环节。

  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组织的研究也是一个动态化的过程,当政策成为外部冲击的决定性因素时,产业结构、企业行为和经营绩效会发生连锁反应。目前,NB-IoT、LoRa受到政策因素冲击,其产业结构虽然还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但各类力量正在此消彼长地积聚,当这些力量达到一定临界点时,整个产业结构会发生一些实质性变化。